当前位置: 首页 > > 工作研究
马家堡街道社区教育工作调查
信息来源:信息中心
发布日期:2016-09-01
【字体:

为适应居民群众对社区教育的多元化需求,充分发挥社区教育在组织、动员群众和服务、凝聚群众中的作用,我们在区教委和社区学院的具体指导下,采取实地访谈、专题座谈、制发调查表等形式,对所属15个社区进行了专题调研。期间,逐一走访了社区,召开各类座谈会6次,整理个案调查材料24件。通过系统的调查研究工作,比较全面地弄清了社区教育工作对象、环境和社区教育工作自身建设方面的基本情况,总结归纳了主要成效,分析了面临的突出矛盾和困难,提出了相应的措施建议。具体情况是:
一、基本情况和主要成效
马家堡街道所辖社区的社区教育工作,因主客观条件的不同而形成的差异明显。作为北京市近十年来迅速崛起的新城区,开发建设时间短、居民成份多元、非“本土”居民占主体以及城乡结合、城乡融合,是马家堡街道社区教育对象和环境的最显著特征。
为安置崇文、宣武两区城市改造外迁居民,北京市政府于上世纪90年代初对马家堡地区进行整体规划,大规模开发建设始于1995年,1997年3月设立街道办事处,辖区面积4.95平方公里。截止目前,先后设立15个社区,已入住常住人口5.211万户、16万余人。其中,农转居居民近1.5万人、单位宿舍型居民1.2万余人、非北京户籍人口2.5万余人。另有无固定居所流动人员1.9万余人。
马家堡街道成立12年以来的建设发展历程,也是探索和实施社区教育的过程。特别是2003年丰台区实施下派社区教育专职教师制度的6年间,该街道认真贯彻市、区有关大力加强社区教育工作的指示精神,对照“街情”、“社情”不断深化对社区教育工作的认识,把社区教育工作作为组织、动员和服务、凝聚居民群众的重要形式和手段,领导组织机构逐步健全,社区教育用房明显改善,服务保障机制日趋完善,一些教育资源单位和一大批社区“能人”志愿担当市民学校专(兼)职教师,到市民学校学习成为越来越多的退休人员日常生活的一部分,社区教育事业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发展。
(一)“三个平台”作用日益显现
一是组织动员居民群众的平台。在马家堡街道,我国传统的由单位通过家委会,对所属宿舍型小区居民实施的社会管理工作的职能,已经完全过渡到由社区组织承担,社区分校已经显现出由社区组织搭台,政府部门宣传政策法规和动员社区居民自觉遵守和广泛参与的载体。马家堡街道机关各部门通过社区教育分校,向社区居民宣传党的路线方针政策或在重大节庆、奥运会等重大活动中,向群众宣传党和政府决策部署的主阵地。
二是参与社区民主自治的平台。“社区论坛”是近年来马家堡街道居民工作中,依托社区教育分校组织社区成员,通过“说事拉理”的办法,就社区治安、环境等方面的问题展开讨论,引导各方客观地思考自身的“权利”与“义务”,实现社区成员“自我教育”、“自我融合”。这一活动形式,使社区教育成为增强社区组织的凝聚力,促进社区成员相互融合的平台。
三是参与社会生活的平台。四季养生和预防常见疾病等科学知识、书画和市民英语等文化知识、“巧巧手”等家庭生活技能培训以及丰富多彩的文体知识讲座等,是目前马家堡街道社区教育活动中最受群众喜爱和最活跃的一部分。以退休人员为主体的长期生活在社区的居民,将其视为“走出家庭、融入社会、愉乐身心、陶冶情操”的平台。
(二)新型的社区教育工作组织体系逐步完善
一是地区性组织机构得到建立。马家堡街道近年来形成的一个主要领导挂帅、一个副职承担、一个部门负责、一个委员会落实的“四个一”的社区教育工作组织领导体系即:街道办事处主任挂帅、分管副书记主责、其它副职领导干部和社区居委会主任任副主任、街道机关各部门为成员单位的社区教育工作委员会。社区教育工作委员会办公室设在宣传部,负责社区教育的组织、协调等具体工作。这一组织体系,整合了各类资源,有利于形成部门合力。
二是社区组织网络已经形成。该街道在建立和完善地区性社区教育工作组织机构的同时,指导和规范了社区层面的组织领导网络,基本形成了以社区居委会主任牵总、专职副书记任常务副主任、居委会副主任和辖区相关单位领导、居民代表参加的社区教育委员会。辖区资源单位、居民代表的广泛参与,拓展了社区教育组织网络的覆盖面。了解居民需求、发现和动员社区“能人”担当专(兼)职老师、探索建立常态化的社区教育模式,成为社区层面教育委员会的重要职责,并取得了突出的成效。
三是确立了下派老师联络员和组织者的双重身份。在调整街道社区教育中心校领导班子中,一名区教委下派专职教师被放在了街道社区教育中心校副校长的岗位上。这一调整,赋予了下派老师的组织职能,也保证了区教委的指示要求较好地与社区教育实践的对接。
(三)社区教育分校硬件设施建设明显改善
一是加大了社区教育用房保障力度。马家堡街道把社区教育用房纳入社区办公用房建设规划。2003年以来,在先后改造或新建的8个社区办公用房中,社区教育用房都得到了明显改善。如嘉园一里、二里社区改造后的社区教育教室面积分别为110平和90平方米,新建的星河苑和城南嘉园社区分别为120平方米和95平方米。目前,该街道所属15个社区全部都有社区教育分校用房。
二是每个社区教育分校都配有图书。该街道把为社区教育分校配发图书,作为培养居民阅读习惯、建设学习型社区的重要手段。其中,9个社区的藏书量在1000册以上,占社区总数的60%。图书来源分别为区文明办配发和街道文教办购买。西里第二社区还建设了60平方米的图书阅览室。其中,藏书2500余册,电子图书5台。
三是独立的社区活动场所建设得到重视。相对独立的社区活动场所便于社区开展体验性的市民教育活动,因社区居民需求旺盛,一经出现就显现出强大的生命力。西里第二社区的市民活动室面积近500平方米;角门东里西社区建有——平方米的社区乒乓球馆;星河苑社区体育中心占地2400平方米,设有20张乒乓球台的乒乓球运动区和集“网球、篮球、羽毛球、足球、排球”等八类球类活动于一体的“卡陶”区;紧临嘉园一里社区的街道社区教育中心校向社区开放,成为该社区的居民活动室。嘉禾公园、嘉园三里体育公园等文化广场建设,为社区文化教育活动提供了广阔的舞台。
(四)“社教义工”队伍不断壮大
一是壮大了专(兼)职老师队伍。据马家堡街道宣传部统计,目前该街道各社区市民学校已签约专(兼)职老师116名。其中,92名为有专长的退休居民,11名为民间艺人或资源单位人士,13名为辖区以外热爱公益事业的专家学者或教育资源单位教师。
二是出现了客串社区讲堂的学者。如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孙占奇教授,先后到全国各地巡回演讲800余场,他根据社区需要,义务到社区分校举办父母大课堂,还免费为青少年做的心理咨询。嘉园二里社区的英语课堂,吸引了美国、英国和加拿大的友人连续5年来该社区作互动课堂。北京外国语大学宋晓杰老师等先后来马家堡街道为市民义讲。同时,出现了社区之间教师资源互补的成功案例,嘉园二里社区兼职老师颜锡雄自2006年12月受邀到嘉园一里社区讲英语起,至今已2年多,深受居民欢迎。
三是成立了地区性“社教义工团”。为解决教师资源短缺的问题,马家堡街道组建了由6名教授或专家、2名民间艺人组成的专家义讲团,他们按照居民需求,义务到社区为群众传经送宝。采访中,许多社区工作人员和市民都反映,“社教义工团”的成立,是马家堡街道工委、办事处为民办的一件实事。
(四)形成了“常态化”的社区教育模式
一是每周固定课程设置。马家堡街道把每周固定课程设置的社区教育模式称为“嘉一模式”。所谓“嘉一模式”,就是嘉园一里社区针对社区居民需求,挖掘社区“能人”担任兼职老师,用满足市民心理和生活需求的社区教育活动吸引居民参加,逐步形成每周相对稳定的课程设置和受众群体的一种社区教育模式。嘉园一里社区从周一到周六的固定教学内容有6个。其中,学员最少的有6人,最多的近50人。目前,每周有固定教学内容、教师和相对稳定学员的社区6个,占该街道社区总数的40%。
二是季节性固定课程设置。马家堡街道的社区教育,受条件或“社区成熟度”影响,多数社区还不能实行每周固定课程设置,他们大都根据时令变化或居民需要,开展四季养生、眼保健、家庭教育、青少年活动、文体知识等专题讲座。
三是随机课程设置。随机教育是马家堡街道社区教育工作中运用最为普遍的一种课程设置。如防盗、假币识别、节能、环保及生活小常识等。
二、突出的矛盾和问题分析
(一)矛盾和问题
一是社区教育用房矛盾还较为突出。访谈中,表示因社区教育用房配置不合理而难以开展工作的社区有9个,占社区总数的60%。如嘉园三里社区的市民学校建在地下人防,虽有足够大的面积,但因空气质量差,从建成至今一直闲置。晨宇社区的情况与嘉园三里社区类似。枫竹苑和玉安园社区的市民学校分别建在三层,难以组织常态化的社区教育模式。另有4个社区因面积小而难以全面开展。
二是居民参与性不强的问题还较为突出。调查发现,有5个社区因居民参与的积极性不高而表现出明显的畏难情绪,占社区总数的33%。这部分社区把开展季节性大课堂作为社区教育的主要形式。
三是政府政策法规宣传功能弱化。社区干部普遍反映,各部门在推动工作落实上,重文件和会议部署,轻沉到社区做深入细致的教育动员工作。对于重大节庆、重大工作或活动部署,多为社区组织自己利用社区教育阵地向居民群众做宣传教育工作。
四是缺乏必要的专项经费保障。包括地区“社教义工团”在内的116名专(兼)职教师,都为义务为居民提供教育或咨询,在购置书籍、粉笔、纸张以及为任课老师提供必要的服务保障和礼节性安排上,没有明确的经费保障。
(二)原因分析
一是受“社区成熟度”影响明显。与社区其它建设相比,社区教育水平,与社区所辖居民小区建设的现代化程度不一定呈正成长关系。以嘉园一里和嘉园二里社区为例,这两个社区都建成于上世纪90年代中期,相对算老旧社区,都有因内城改造迁入的居民,也都存在历史原因形成的突出的矛盾纠纷。调查发现,这两个社区的社区教育工作成熟期,都是发生在社区班子建设最好的时期,“一把手”的核心作用明显,社区干部与群众感情密切,与辖区单位关系融洽,社区动员群众的水平较高。而还没有形成常态化教育模式的社区,则大都表现为“社区成熟度”较低。如西里第一社区,居民还没有完全摆脱转居政策不一致带来的困扰,小区管理也处在艰难的转型期。富卓苑社区居民与物业以及业主之间,有时还会发生较为激烈的碰撞等。
二是受用房条件约束明显。从北京市2002年推行大社区建设起,社区办公用房标准先后经历了90、190、350平方米不同的发展阶段,但就社区教育用房而言,一直缺乏具体的量化指标。另一方面,马家堡街道的社区所辖居民户数和人口数,大都远超过2000户、4000居民的标准规模,按照标准社区办公用房面积建设的社区教育分校,很难适应现实需要。同时,对开发商在建设过程中缺乏制约,在社区办公用房还难以保障的情况下,很难满足社区教育用房的需求。
三是受居民构成多元化的影响明显。居民对社区教育的需求是多元的。农转居人员。作为老马家堡人,他们对马家堡地区的发展贡献最大,也最有感情,他们面临的主要矛盾是生活方式、习惯还未完全转变,社区教育必须在适应他们内心追求的同时,给予积极的引领;原单位宿舍的居民。这部分居民多为退休人员,法律意识和集体意识相对较高,文化生活是他们对社区教育的主要诉求;购买商品房入住的居民。这部分人员以上班族为主,多为较高文化和较高收入人员,对他们来讲,居住地仅仅是他们的“睡城”,社区教育是凝聚这部分居民的重要形式;常住流动人口。这部分居民多为外地来京创业的成功人士,或富裕家庭子女大学毕业后在京创业人员。社区教育是帮助他们在语言、习惯习俗等方面融入北京的有效载体。
四是受教师短缺制约明显。除嘉园二里社区外,其它14个社区都不同程度地受教师资源不足的困扰。特别是以农转居为主的西里第一社区、居民总数少的西里第三社区、双晨社区以及社区组建晚的枫竹苑社区等。
三、措施建议
(一)着力提升社区“成熟度”
社区“成熟度”对社区教育的影响,主要体现在社区成员之间关系的融洽与否和社区成员对自身责任、义务的认知和履行上,二者之间存在明显的正比关系。发展社区教育,要着力把社区教育建设成为社区成员之间联系、交流、合作的平台,针对社区内部管理方面存在的具体问题,引导各方认领自己的事,关心社区的事,履行自己应尽的义务。现阶段,应针对新城区建设时间短,社区成员之间缺乏沟通,社区管理中的一些具体问题无人认领的实际,以社区分校为阵地,广泛深入地开展“社区论坛”活动,让社区成员在“说事拉理”中明确义务,认领责任,促进社区融合。
(二)着力营造拴心留人的环境
现阶段,挖掘社区自身潜力、发展“社教义工”,仍然是扩大专兼职教师队伍的主要形式。建立激励机制,设立奖励基金,制定奖励优秀社区教育教师、学员标准,加强宣传扩大影响,让居民群众认识到,社区教育是一件利国利民的、有意义的、高尚的事业,从而吸聚人才、留住人才。积极运用各方资源,扩大“专家义讲团”队伍。同时,采取结对子的形式引导社区互助,充分发挥已有人才的作用。
(三)出台社区教育用房量化指标及建设规划
以贯彻落实“1+4”文件精神为契机,对社区办公用房标准进行一行综合调研,参照双晨社区办公用房,确定出社区分校基本用房标准,并在此基础上,参照嘉园一里社区办公用房,确定出每增加1000人的社区分校用房扩大标准。同时,根据各社区不同情况,对社区教育分校用房建设作出规划。
(四)确立社区教育专项基金
从社区公益金中,按照每位居民1元的标准划拨社区教育专项基金。其中,50%用于日常教学工作,50%用于奖励。由于该专项基金总的基数小、使命频率高、每次额度少,建议采取社区自主使用,机关定期审计的办法管理,方便日常工作开展。